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法律論文 > 刑事訴訟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研究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刑事訴訟論文發布時間:2019-09-27 10:16:58瀏覽:1

一直以來,非法證據都是困擾我國刑事訴訟發展的熱點問題,其關系到刑事犯罪控制與刑事人權保障。刑事犯罪控制要求最大限度打擊犯罪分子,維護國家安全、公民權益,利用非法證據能夠提高打擊犯罪的效率;刑事人權保障則從民主法治出發

   摘 要 一直以來,非法證據都是困擾我國刑事訴訟發展的熱點問題,其關系到刑事犯罪控制與刑事人權保障。刑事犯罪控制要求最大限度打擊犯罪分子,維護國家安全、公民權益,利用非法證據能夠提高打擊犯罪的效率;刑事人權保障則從民主法治出發,即便犯罪分子也擁有合法權益,不得采用非法方式收集證據,侵害犯罪分子的合法權益。基于我國立法精神和《刑事訴訟法》規定,我國顯然選擇刑事人權保障,利用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維護證據獲取的合法性,通過增設非法證據排除法律條文、健全非法證據排除懲戒制度、構建非法證據排除精英隊伍等方式,構建刑事訴訟中證據使用新局面。

  關鍵詞 刑事訴訟 非法證據 排除

  中圖分類號:D925 文獻標識碼: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9.164

中國刑事法雜志

  《中國刑事法雜志》的辦刊宗旨:是堅持以學術為重,以研究刑事法領域的前沿理論和司法實踐中的突出問題為己任,突出理論性和實踐性的有機結合。國際標準刊號:ISSN1007-9017;國內統一刊號:CN11-3891/D;郵發代號:82-815:主管單位:最高人民檢察院;主辦單位: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理論研究所;周期:月刊。

  一、非法證據概述

  (一)非法證據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54條規定,非法證據表現形式主要集中于三個層面,其一,以非法方式獲得的證據,比如刑訊逼供得到的證據;其二,以暴力手段威脅證人獲得的證據,導致證人的證言失去真實性;其三,以不符合法定程序且可能影響司法公正的方式收集到的證據。在司法實踐中,司法機關需要針對證據開展審查活動,一旦證據存在上述幾種現象,司法機關應果斷進行證據審查,并對相應的責任主體進行追責。

  (二)非法證據排除原則

  證據使用需要遵循一定的原則,主要包括無罪推定原則、自愿性原則、沉默權原則。首先,無罪推定原則。在未經司法機關法定程序確定有罪之前,都應被推定為無罪,無罪推定原則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辯方人員的地位,體現了對弱者的保護。在非法證據排除過程中,司法機關要時刻遵守無罪推定原則,不能使用非法的證據證明嫌疑人存在犯罪行為。其次,自愿性原則。自愿性原則是指犯罪嫌疑人向司法機關供述自己的犯罪行為,但需要強調犯罪嫌疑人必須客觀真實地表達意愿,不得存在刑訊逼供行為,鑒于犯罪嫌疑人與詢問人之間地位相差懸殊,要堅持自愿性原則,確保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是客觀真實的意愿表述。最后,沉默權原則。犯罪嫌疑人有權沉默和拒絕回答,其沒有義務自證有罪,司法機關更不能因犯罪嫌疑人的沉默做出有罪判決,沉默權原則是非法證據排除的基礎,能夠有效規范取證行為。

  (三)非法證據排除價值

  非法證據排除在司法實踐中意義重大,其主要的價值體現在遏制非法取證、維護司法公正、保障公民權益等方面。首先,遏制非法取證。非法證據排除的初衷就是限制司法人員的非法取證,司法機關迫于破案壓力,更關注于案件的真相,容易忽視司法過程,導致取證過程中出現非法行為,而非法證據排除就是要將符合真相,但過程違法的證據進行排除,規范取證人員的行為,打消取證人員非法取證的念頭,堅持做到程序與實體并重。其次,維護司法公正。司法公正不僅要求實體公正,更要確保程序公正,在司法審判過程中,證據獲取是否公正直接關系司法審理過程和審判結果,借助非法證據排除,能夠確保證據獲取合法公正,維護司法程序公正。最后,保障公民權益。非法證據排除是維系控辯雙方地位平等的前提和基礎,司法機關在懲治犯罪之時,也必須注重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非法證據獲取就是對犯罪嫌疑人合法權益的侵犯,利用非法證據排除能夠確保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得到良好保障。

  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

  (一)非法證據排除思路

  非法證據排除需要遵循正確的思路,非法證據是犯罪控制與人權保障發生沖突,必須要犧牲一種價值,為了更好地保障公民合法權益,刑事訴訟法犧牲犯罪控制價值,保留人權保障價值,做出此種判斷,并不是為了達到了解案件真實性,而是將過程價值凌駕于真實價值的基礎上,如果不排除非法證據,案件的真實性勢必更強,但案件的過程價值就會被主觀忽視。同時,非法證據也要對司法機關工作人員構成約束,如果任由司法機關工作人員不惜一切手段獲取案件真實價值,勢必會出現絕對價值,也就是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在追尋價值的過程中對其他價值進行破壞,甚至出現違法追求價值的行為。因此,設立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就是要確保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在合法權益內,對案件真實性進行調查,一旦突破法律界限,即便獲得案件真實價值,那么此種結果也將不被采信。

  (二)非法證據排除在庭前階段的應用

  自2012年起,我國《刑事訴訟法》設置庭前會議制度,主要為了司法機關在審理過程中能夠明確重點,提高審判的質量和審判的效率。在庭前會議制度當中,司法機關會對證據的合法性進行審查,聽取人民檢察院在收集證據中的合法依據,并判斷相關證據是否具有合法性。同時,辯方也可以圍繞人民檢察院提供的證據具有非法性進行排除,要求撤回相關證據,在控辯雙方關于證據合法性產生爭議之時,由司法機關自行判斷證據是否屬于非法證據。

  (三)非法證據排除在庭審階段的應用

  經歷庭前非法證據排除之后,在庭審的過程中依然會存在證據合法性爭議,鑒于《刑事訴訟法》賦予辯護方當庭提出非法證據排除的權利,司法機關需要對當庭提出的證據合法性進行調查,經司法機關判斷后決定證據是否合法。若證據合法性調查較為復雜、困難,司法機關可以選擇休庭,將證據合法性問題交由合議庭或審判委員會進行討論,再次開庭時進行結果宣布。

  三、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立法不完善導致非法證據理解歧義

  在刑事訴訟司法實踐中,非法證據排除存在諸多問題,最主要的就是立法不完善導致非法證據排除理解歧義。一方面,《刑事訴訟法》中對證據審查的規范并不全面。在司法實踐中,為確保證據的合法性,需要對證據開展審查,但相關立法并未就審查細則進行全面規范,導致司法機關在開展證據審查時缺乏法律依據,尤其給非法證據排除帶來困難。另一方面,《刑事訴訟法》中非法證據容易導致理解歧義,比如《刑事訴訟法》強調對于實物證據,可能造成司法不公的情況下應予以排除,但何為“可能造成司法不公”并沒有詳細的說明。再比如《刑事訴訟法》規定非法證據獲取方式包含欺騙、威脅、引誘等,但司法機關在實踐中難以對這些行為進行準確界定,只能由司法機關主觀判斷,難免會出現判斷偏差。

  (二)司法不重視導致非法證據普遍存在

  除立法不詳盡之外,司法不重視也是非法證據排除面臨的主要問題。一方面,鑒于我國立法對證據審查規范并不全面,部分證據并未在依法審查范疇之內,司法機關在執行的過程中為了減少風險,凡未明確要求進行證據審查的證據一律免于審查,導致大量未經明確規定的非法證據存在,勢必會加大非法證據排除難度。同時,在部分案件中,證據合法性往往是當庭提出,由犯罪嫌疑人提出要對證據合法性進行審查。另一方面,司法機關存在盲目追求破案率、控制發回重審率等考核指標,導致偵查機關、司法機關壓力巨大,直接體現在證據獲取層面,部分偵查機關不惜采用非法方式獲取證據,而司法機關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為了符合考核指標,普遍不開展非法證據排除,導致非法證據使用成為司法實踐常態。

  (三)執法不嚴謹導致非法證據排除能力有限

  立法和司法都是由具體的工作人員執行,執法人員如果不嚴謹,就勢必會影響非法證據排除的質量。一方面,我國司法案件數量眾多,但工作人員極為有限,大量的司法案件給執法人員帶來巨大壓力,為提高司法審判效率,在證據審查、非法證據排除等程序上關注度不足,不愿對非法證據進行排除。另一方面,因為工作繁忙,部分執法人員并未經過長期的專業培訓,導致業務水平有限,不能及時發現證據中的非法因素,導致非法證據排除效果不佳,部分非法證據蒙混過關,對司法審判的公正性造成不良影響。

  四、完善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的合理化建議

  (一)增設非法證據排除法律條文

  立法是完善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的根本之策,應增設非法證據排除法律條文,為司法實踐提供詳盡指導。一方面,完善《刑事訴訟法》中關于非法證據排除的法律條款。新《刑事訴訟法》已經意識到非法證據排除的重要性,并圍繞非法言詞證據、實物證據排除設置了相應的規則,但并未做到全面排除非法證據,尤其是涉及法律條款中的模糊性詞匯,需要進一步進行釋義。以《刑事訴訟法》中“威脅”為例,應明確“威脅”既包括偵查人員對犯罪嫌疑人的身體和精神造成的危害,又應涵蓋偵查人員過度施以心理壓力,比如“若不老實交代便會對自己和家人帶來不利后果”,這些都應利用明確的法律條款進行規范。另一方面,積極出臺關于非法證據排除相關司法解釋。結合我國《刑事訴訟法》來看,關于非法證據排除集中于第54條至58條,由于法律條款限制,勢必無法理清非法證據排除,應由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相關司法解釋,利用司法解釋指導司法機關非法證據排除工作,確保非法證據排除更加科學合理。

  (二)健全非法證據排除懲戒制度

  非法證據排除懲戒制度主要適用于偵查人員,我國《刑事訴訟法》明確禁止偵查人員采用非法方式收集證據,但并未建立起相關的配套制度,尤其尚未明確對存在非法收集證據偵查人員的懲處機制,比如我國《刑事訴訟法》明確禁止刑訊逼供,一旦偵查人員存在刑訊逼供行為,應依法進行處理,但如果尚未構成刑事犯罪,則無法對其進行處置。面對此種情況,應健全非法證據排除懲戒制度,利用懲戒制度約束偵查機關取證人員行為,懲戒制度應以罰金和批評教育為主,應結合不同區域、不同部門設置罰金標準,批評教育應與偵查人員的績效、晉升等行為掛鉤,加大懲戒力度,堅決避免偵查人員存在非法收集證據的行為。

  (三)構建非法證據排除精英隊伍

  非法證據排除需要落實到具體的部門和個人,但目前案件數量過多、破案壓力巨大,以及個別執法人員素質和能力不足,導致非法收集證據的現象屢禁不止,應構建非法證據排除精英隊伍,確保執法人員具備非法證據排除能力。一直以來,執法隊伍并未設置嚴格的職業準入門檻,導致非專業人員流入執法隊伍,這些人員自身能力有限,導致非法證據排除能力不足,應設立執法人員準入門檻,提高執法人員專業素養,要求執法人員必須通過考核,并定期予以復核,保障執法隊伍專業性。同時,應定期對執法人員進行專業培訓,尤其是涉及非法證據排除內容,通過培訓提高執法隊伍專業水平,確保每一位執法隊員都具有排除非法證據的能力。

  五、結論

  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是指在刑事訴訟中,不得使用執法人員通過非法方式收集的證據制度,要求司法機關對收集的證據進行甄別、認定和排除。當前,我國《刑事訴訟法》已經明確提出非法證據排除,但在司法實踐中依然存在類似問題,時常導致我國司法公正遭遇質疑,應通過增設非法證據排除法律條文、健全非法證據排除懲戒制度、構建非法證據排除精英隊伍等方式,明確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徹底將非法證據“拒之門外”。

  參考文獻:

  [1]張怡.非法證據排除規則面臨的困境及對策——以“張氏叔侄強奸案”為例[J].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7):144-147.

  [2]朱雨薇.論刑事訴訟中私人非法取得證據之效力——以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為視角[J].河南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4):91-93.

  [3]劉磊.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中國范式:困境與出路[J].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10):66-68.

《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研究》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刑事訴訟中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kfmqyr.live/lunwen/falv/xingshi/39932.html

'); })(); 水果机在线客服 十三水怎么摆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新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31选7中奖查询 体彩排三组三全包 26选5开奖最新结果 M5彩票苹果 青海快三走势图电子版 象棋棋谱 福彩25选7周几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电视图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票吗 30选5一般什么时候开奖 重庆彩开奖号码官方 世界杯半全场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