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行政論文 > 城市管理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全面二孩政策下陜西城鎮居民生育意愿及其影響因素研究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城市管理論文發布時間:2019-12-02 09:24:36瀏覽:1

2016年國家實施全面二孩政策,與其他省份類似的是陜西城鎮居民二孩生育率沒有達到預期水平。由于各省級區劃具體情況不同,對陜西省城鎮居民響應二孩政策不積極的原因須做實證性分析研究。

   摘 要: 2016年國家實施全面二孩政策,與其他省份類似的是陜西城鎮居民二孩生育率沒有達到預期水平。由于各省級區劃具體情況不同,對陜西省城鎮居民響應二孩政策不積極的原因須做實證性分析研究。為此,筆者對陜西省漢中市、銅川市、神木市城鎮居民進行抽樣問卷調查并走訪了政府計生部門,發現影響生育意愿的因素包括年齡、性別、精力、經濟以及生育觀念變化等。針對這些影響因素,可通過降低生育成本、提高醫療水平、完善產假制度、增加教育投入、減少育齡夫婦家庭顧慮等對策,提高陜西省城鎮二孩生育率。

  關鍵詞: 全面二孩政策; 陜西城鎮居民; 生育意愿; 影響因素

  中圖分類號: C913.15 文獻標識碼: A DOI:10.13411/j.cnki.sxsx.2019.03.008

人口與發展

  《人口與發展》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雙月刊)曾用刊名:市場與人口分析,1994年創刊,是理論與實踐結合,學術性、知識性、實用性和可讀性兼有的綜合性人口學刊物。本刊物被列為首屆中國中文核心期刊,面向國內外公開發行,還被《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2004)選用為來源期刊。論文百事通為適應我國信息化建設需要,擴大學術交流渠道。

  我國從1978年實施的“獨生子女”政策到2013年啟動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再到2016年的“全面二孩”政策,目的都是為了實現人口增長同經濟和社會發展相適應。[1]

  上世紀70年代,我國總和生育率為2.2-2.8之間,由于80年代以來全面實行了計劃生育政策,這一數值到2010年降至1.18。目前發達國家普遍認為保持子女一代與父母一代的人口數量持平,總和生育率至少要保持在2左右。2016年1月1日起,國家全面實施二孩政策,目前我國的總和生育率從1.6增加到1.7,很多省份的二孩生育并沒有達到預期,部分省份甚至出現出生率下降的現象。出現這一現象的根本原因是全國城鄉居民的生育意愿較改革開放以前大幅下降,育齡人群對二孩政策的響應不積極。2016年底陜西省統計局調查顯示,有近六成家庭不愿生育二孩。

  根據2018年6月29日陜西省統計局發布的《陜西省2017年人口發展報告》顯示:“婦女生育意愿有所下降,未來出生人口增長后勁乏力”。當前陜西老齡化進程加快,養老負擔逐年加重。同時,城鎮化進程持續加快,2017年陜西城鎮人口達到2178.15萬人,全省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6.79%。[2]城鎮居民數量占多半,而且城鎮居民的生育意愿普遍略低于農村居民的生育意愿。要讓陜西省人口均衡發展,必須分析當前城鎮居民生育意愿的影響因素并提出有效對策。

  筆者分別以陜西省陜北、關中、陜南的三個城市(漢中市、銅川市、神木市)為樣本,運用問卷調查法和深度訪談法對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不足及原因進行調查。在漢中市、銅川市和神木市共抽取225位城鎮育齡居民進行問卷統計。問卷采用自填式,封閉式問題與開放式問題相結合,充分設置問卷問題與選項,包括調查對象的婚姻狀況、家庭年收入、生育意愿的選擇等。在問卷調查基礎上,筆者對三市部分城鎮居民和政府衛計部門進行深度訪談,彌補了問卷調查的不足,獲得了二孩政策“遇冷”的第一手資料。最后筆者前往陜西省衛計委就全省城鎮相關情況作了全面了解和對比分析。

  一、調查獲得的基本數據

  本次調查問卷的數據處理均采用SPSS23.0進行統計學分析,深度訪談獲取資料采用定性分析方法,反映出的基本數據和結論如下。

  (一)調查問卷統計出的人口學數據

  本次調查共發放問卷225份,回收216份,有效問卷209份,有效回收率為92.89%。其中漢中市回收57份有效問卷、銅川市回收71份有效問卷、神木市回收79份有效問卷。225位調查對象中育齡男性113人,占54.1%,育齡女性96人,占45.9%;被調查對象為獨生子女的78人,占37.3%,非獨生子女的調查對象131人,占62.7%。婚姻狀況中,未婚的調查對象22人,占10.5%,已婚的調查對象186人,占89%,目前處于離異狀態的調查對象1人,占調查總數的0.5%。調查對象的受教育程度分別是小學及以下學歷6人,占2.9%;初中學歷的17人,占8.1%;高中/中專學歷的35人,占16.7%;大專學歷49人,占23.4%;本科學歷80人,占38.3%;研究生22人,占10.5%。擁有大專以上學歷的受訪者占72.2%。調查對象生育情況分別為暫時沒有子女的35人,占16.7%;一個孩子的調查對象117人,占56.0%;兩個孩子及以上的57人,占27.3%。調查對象家庭年收入情況是5萬元以下64人,占30.6%;5-8萬元的68人,占32.5%;8-11萬元的41人,占19.6%;11-14萬元的17人,占8.1%;14-17萬的受訪者10人,占4.8%;17萬以上的9人,占4.3%。

  (二)調查問卷統計出的二孩生育意愿分類數據 根據調查問卷數據顯示,調查對象中明確表示打算或已經生二孩的占31.6%,明確表示不要二孩的占40.7%,還有27.8%不確定,后兩項合計68.5%。據此,找準68.5%(不要和不確定要)調查對象生育意愿影響因素及原因,對提升陜西省二孩出生率有著基礎性意義。

  (三)調查問卷統計出的影響二孩生育意愿主要因素

  筆者在問卷調查中以生育意愿為因變量,以育齡人口年齡、性別、家庭年收入、一孩性別等作為自變量,統計出被調查對象愿意、不愿意、不確定生育二孩的主要影響因素。

  1. 年齡對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

  根據調查問卷數據(表1)所示:20-25歲年齡組有3人(占本年齡組23.1%)明確表示會生二孩,5人明確不生二孩(占38.5%),5人不確定(占38.5%);25-30歲年齡組有7人(占本年齡組36.8%)明確表示生二孩,2人明確不生(占10.5%),10人不確定(占52.6%);30-35歲年齡組的受訪者32人(占本年齡組40.5%)明確表示生二孩,24人明確不生(占30.3%),23人不確定(占29.1%);35-40歲年齡組13人(占本年齡組30.2%)明確表示生二孩,17人明確不生(占39.5%),13人不確定(占30.2%);40歲以上年齡組11人(占本年齡組20%)明確表示生二孩,37人明確不生(占67.2%)7人不確定(占12.7%)。

  在各年齡組中明確不要二孩占本組人群比例數據顯示,40歲以上年齡組比例最高達到67.2%;35-40歲年齡組為39.5%;20-25歲年齡組為38.5%;30-35歲年齡組為30.3%;25-30歲年齡組最少為10.5%。

  在各年齡組中不確定要二孩占本組人群比例數據顯示,25-30歲年齡組比例最高達到52.6%;20-25歲年齡組為38.5%;35-40歲年齡組為30.2%;30-35歲年齡組為29.1%,40歲以上年齡組為12.7%。本組單項數據統計得出的基本結論是35歲以上育齡人口不要二孩居多,20-30歲育齡人口不確定要二孩的居多。

  2. 性別對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

  通過SPSS23.0對調查問卷的交叉統計分析,發現調查對象的性別對是否打算或者已生育二孩沒有顯著影響。但是在深度訪談過程中發現女性生育意愿較弱,生育顧慮比男性多,顧慮的原因將在第二部分進一步分析闡述。

  3. 家庭年收入對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

  根據調查問卷數據(表1)所示,有二孩生育意愿的,家庭年收入5萬元以下64人中有16人(占25%);家庭年收入5萬-8萬元68人中有19人(占27.9%);家庭年收入8萬-11萬41人中有12人(占29.3%);家庭年收入11-14萬17人中有7人(占41.2%);家庭年收入14-17萬10人中有6人(占60%);家庭年收入17萬元以上9人中有6人(占66.7%)。

  從本組數據統計結果可以看出家庭年收入對是否選擇有二孩生育意愿有顯著影響,表1顯示的趨勢可以看出家庭年收入越低的家庭二孩生育的意愿越弱。

  4. 第一孩性別對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

  根據調查問卷數據(表1)統計所示,第一孩是男孩的明確打算生二孩的25人(30.5%),明確不準備生二孩的41人(50%),不確定是否生二孩的16人(19.5%);第一孩是女孩的調查對象明確打算生二孩的32人(34.8%),明確不準備生二孩的36人(39.1%),不確定是否生二孩的24人(26.1%)。

  從本組數據統計結果可以看出第一孩性別對城鎮居民的二孩生育意愿有顯著影響。第一孩是男孩的育齡人口二孩生育意愿明顯低于第一孩是女孩的。

  通過對以上四組調查樣本取得數據進行交叉統計分析,發現以上數據與筆者在陜西省衛計委了解到的全省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相關因素類型和規律甚至數據基本相符,可以相互印證。這說明問卷調查結果真實可靠,具有代表性。據此我們可以得出影響陜西省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主要因素的基本結論,即35歲以上育齡人口生育意愿弱,女性比男性生育意愿弱,家庭年收入越低的育齡人口生育意愿越弱,頭胎是男孩的育齡人口生育意愿弱。

  二、影響當前陜西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的原因分析

  筆者在找出影響陜西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基礎上,就相關因素產生的原因進行了深入分析。在分析中,筆者對深度訪談內容進行了梳理、對從省、市衛計委匯總得到的數據進行了歸納,對與省市兩級衛計委專業人士訪談內容進行了概括提煉。綜合以上各個方面,總結出影響陜西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提升的主要原因:

  (一)年齡精力原因

  通過問卷調查和深度訪談發現,23.4%的調查對象認為影響二孩生育意愿的因素是育齡人口照看子女的時間和精力太少,原因與育齡人口年齡和精力有關。在各年齡組中明確不要二孩占本組人群比例顯示,40歲以上年齡組比例最高達到67.2%;35-40歲年齡組為39.5%;其根本原因在于35歲以上的調查對象,屬于高齡育齡人口。身體機能逐步下降,沒有充分的時間和精力保障,完全依靠育齡人口本人照顧子女是不現實的。

  如果要改善這種情況,就要求助于老人幫助照看子女。從圖1柱形圖中可以明顯看出:是否有老人幫忙帶孩子,對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選擇的影響。在有老人幫忙帶孩子的情況下,40個調查對象(占比42.1%)有二孩生育意愿,28個調查對象(占比28.4%)不確定是否打算要二孩,28個調查對象(占比29.5%)沒有二孩生育意愿;在沒有老人幫忙帶孩子的情況下,26個調查對象(占比22.8%)有二孩生育意愿,31個調查對象(占比27.1%)不確定是否打算要二孩,57個調查對象(占比50%)沒有二孩生育意愿。據此可知,如果有老人幫忙帶孩子,二孩生育意愿會顯著提高。

  (二)性別差異原因

  現實中我國女性實際每天做家務時間明顯高于男性。2000年全國婦聯和國家統計局開展的第二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數據顯示:我國女性平均每天做家務時間為4小時,而男性平均每天做家務的時間僅為 2.7 小時。[3]

  受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模式影響,多數家庭認為照料嬰兒、做家務等家庭勞動應多由女性承擔,這在很大程度上加重了女性的家庭勞動負擔,增強了平衡家庭與工作的焦慮。多數女性訪談對象認為生育二孩之后,女性依然要承擔起照顧二孩的主要責任。與此同時,家庭中的女性還要面對來自職場的歧視,面臨被工作邊緣化的困境以及就業的尷尬。女性訪談對象表示工作壓力與照顧家庭不能同時兼顧,造成沒有時間提升自我,喪失職位晉升的機會。還有訪談對象表示:丈夫在有孩子后分擔家務勞動不夠,女性在工作之余,家務勞動量過大,造成身心疲憊,不敢選擇生育二孩。

  (三)經濟壓力原因

  調查問卷第13題:“如果不考慮國家政策和各種家庭經濟、社會等原因,您認為的理想子女數是幾個?”在209份問卷中顯示:136個調查對象表示理想子女數應為2個(占比65.1%),33個調查對象表示最理想子女數是3個及以上(占比15.8%)。這表明80.9%的調查對象在不考慮任何經濟、社會等原因的前提下認為擁有2個及以上子女最為理想。

  但落實到每一個調查對象是否會選擇生育二孩時,數據發生明顯變化,只有31.6%的調查對象表示打算或已經生育二孩,40.7%的明確表示不打算生育二孩,不確定的占比27.8%。

  80.9%的調查對象認為理想子女數是2個以上,但僅有31.6%的調查對象有二孩生育意愿。以上兩者對比,差距顯著。在生育意愿轉化為生育行為的過程中,這一差距還會進一步拉大。說明當前陜西省城鎮居民處于想生而不敢生的狀態。對調查問卷第17題“您對生育二孩存在哪些顧慮”統計分析(圖2)主要顧慮是家庭經濟壓力大。

  從調查問卷第21題“二孩家庭和一孩家庭幸福感與經濟壓力比較”來看,128人(61.2%)認為二孩家庭比一孩家庭更幸福,但經濟壓力更大。41人(19.6%)認為生活沒有一孩幸福且經濟壓力大。以上兩組數據充分說明陜西省居民生育意愿不足的首要壓力是經濟壓力。

  那么反映以上數據的經濟壓力來自哪些方面呢?10%的調查對象認為經濟壓力負擔來源于養育子女至成人的基本生活開支;36.8%的調查對象認為經濟壓力負擔來源于養育子女至成人的教育經費開支; 42.9%的調查對象認為經濟壓力負擔來自源于基本生活開支、教育經費、醫療費用、日后婚嫁費用四項總和。只有1.9%的調查對象認為養育孩子沒有任何經濟壓力負擔。

  (四)生育觀念變化的原因

  調查中發現,生育動因中必須生男孩來“傳宗接代”和“養兒防老”的調查對象只有21.1%和12.4%,為增加家庭勞動力的調查對象占2.4%,為鞏固夫妻感情選擇生育的占3.3%。而喜歡孩子和順其自然的占到30.1%和28.7%,二者相加占比58.8%,這表明城鎮育齡居民“生男重生女”等傳統生育觀念轉變很大。但是,一孩為男孩的更多選擇不生二孩,主要認為養育男孩比女孩成本大的多,擔心二孩再為男孩成本將更大。而這個成本主要集中在婚嫁和購房費用上。

  三、關于提升二孩生育意愿的對策性建議

  此次調查顯示,當前陜西省城鎮居民有二孩生育意愿的僅有三成,而且當生育意愿轉化為生育行為時,人數會更少[4]。這種情況對陜西省人口均衡發展有不利的影響。

  當前陜西省不確定是否生育二孩的城鎮居民占比27.8%,不愿意生育二孩的占比40.7%。在訪談中很多訪談對象表示,當前陜西省基本公共服務能力不足、保障不力,養育子女所產生的醫療、教育等高額成本都被轉嫁到每一個家庭個體身上。這種轉嫁造成家庭個體的精力消耗、過量勞動、生活質量的下降。如果各級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陜西省城鎮居民的二孩生育意愿將大幅度提高,陜西省的人口均衡發展的難題將會有大的改觀。

  自上世紀 60 年代起,以萊賓斯坦( Leibenstein)為代表的經濟學者在微觀家庭生育研究中引入成本收益分析這一概念,產生了成本效用理論。其核心觀點認為盡管家庭收入增長會提高,但由于養育各項成本不斷提高而導致生育效用逐步下降,即人們將傾向于少生少育。[5]這里的養育成本一方面包括直接成本,比如生育孩子的醫療、培養孩子的教育以及婚嫁、購房等費用的支出;另一方面包括間接成本,比如養育孩子過程造成育齡人口的身體損傷、夫妻之間的情感互動減少、職位晉升所面臨的玻璃天花板等方面。要提高城鎮居民二孩生育意愿,就要降低生育和養育成本。

  (一)降低生育成本,提高醫療水平

  要降低生育成本,首先就要從政策上和實踐中為育齡人口提供婚前、孕前、孕期、產前、產后各階段優質健康檢查服務。要降低初產婦體檢和分娩的醫療費用,增多孕檢報銷項目、加大順產和剖宮產醫療保險報銷比例;由省、市財政列出專項經費,承擔取出宮內節育器、輸卵管或輸精管復通,因上環或結扎引發的疾病治療和二孩產婦孕前和產前的免費檢查費用;對有輔助生育服務需求的家庭給予適當補貼。要增加陜西省市、縣兩級婦幼保健醫療機構和婦產科、兒科醫院數量。適度引入社會資本,在各市、縣建立高質量的民營婦產科和兒科醫院。要加大對婦產科大夫、兒科大夫的培養力度。針對陜西省區縣一線婦產科、兒科專業人員匱乏的狀態,鼓勵高等院校婦產科和兒科相關專業畢業生盡快進入一線臨床崗位,提高診治兒童疾病的醫療水平,降低診治費用。

  另外,還要加強城鎮居民在養育兒童成長過程中所需要的醫學常識培訓,通過社區知識講座、孕婦學校等形式,普及養育子女成長過程中的保健、用藥、醫療知識與常識,增強家庭個體對子女的看護能力。通過制定剛性政策,促使用人單位和公共場所(如機場、火車站、商場等)設立環境優美、設施齊全的母嬰室,為哺乳期的女性提供哺乳、照料嬰兒的舒適公共環境。

  (二)完善產假制度,落實配套措施

  要增加產婦產假時間和男方陪產休假時間。目前陜西省政策規定,女職工正常分娩休產假98天,其中產前可以休假15天;難產或者實施剖宮產手術分娩的,另增產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個嬰兒另增產假15天、男方陪產假15天。現實情況是陜西省執行的產假政策不能保證對新生嬰兒的完全照料。對此我們建議產假延長至一年,照顧新生嬰兒至滿歲離乳階段,解決目前女職工因產假不足造成嬰兒被迫離乳的問題。同時為遵循我國照顧產婦出滿月的生育傳統,建議增加男性陪產假至1個月。同時,針對延長產假和陪產假可能造成企業用工成本增加,各級政府應當給予實施延長產假和陪產假的企業以稅收減免等優惠措施,確保延長產假和陪產假政策的落實。

  (三)倡導性別平等理念,減輕女性家務負擔

  為減少第一孩為男孩的家庭的再生育顧慮,要大力倡導男女平等理念,提倡文明婚姻,摒棄高額彩禮和結婚費用。特別是倡導男女雙方家庭共同承擔婚嫁、購房等費用,減少養育男孩的成本。

  在“全面二孩”生育政策下,各級政府、社會組織和用人單位都要倡導男女共同承擔家務的理念,并通過各種媒體廣泛宣傳逐漸深入人心。讓男性更多地參與到家庭勞動與子女照料的過程中,切實減少家庭中女性的家務負擔。

  (四)加強法制保障,完善地方法律規章

  加大陜西省地方法規中落實《勞動法》和《婦女權益保障法》關于保護婦女生育權利的力度,防止因二孩生育帶來的用工上更多的歧視。具體建議增加對生育二孩的女性額外享受特殊勞動權利保障條款,加大對生育二孩女性的孕期、產期、哺乳期政策照顧的力度。同時深入落實《陜西省實施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對用人單位女職工勞動保護工作進行監督,為女性生育二孩提供強有力的法律保障。

  此外,還要加強對生育保險法律法規的貫徹落實,更好貫徹生育保險制度。各級政府主管部門要及時監督用工單位落實生育保險責任,責令用人單位及時為育齡人口辦理生育保險。對拒絕辦理的依法責令并予以處罰。

  (五)增加教育投入,減少家庭顧慮

  各級政府要繼續加大教育投入,增設公辦中小學校數量,確保教學質量,均衡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突出矛盾,減少培養子女的教育費用支出,解決孩子上學難、上學貴問題,降低二孩生育的教育成本。

  目前陜西省0-3歲學齡前兒童托幼工作服務缺失。家庭中的低齡幼兒主要依靠夫妻雙方的父母照顧,多數父母年齡偏大,照顧二孩心有余而力不足。城鎮居民尤其是女性面臨工作與家庭平衡發展的問題,由此必須大力發展托幼事業。要鼓勵盡快成立質優價廉的專業兒童照料中心和支持發展0-3歲學齡前教育等服務行業,確保學齡前兒童獲得精心的照顧。

  適當延長托幼機構接送的時間,解決幼兒放學時間過早與工作單位下班時間較晚的問題,爭取托幼機構放學時間延長至下午六點以后,方便雙職工下班后接子女。這樣才能真正解決照顧低齡子女時間精力不夠的問題,有效提升二孩生育意愿。

  (六)借鑒國外經驗,增強生育激勵

  為了鼓勵生育,各國都出臺有利于減輕育齡夫婦負擔的政策。俄羅斯2007年實施“母親基金”項目,生育二孩以上可以申請,每生一個孩子可以得到25萬盧布,生育第三胎或更多子女時,每月還可獲得補貼直至孩子滿三周歲,確保生育三個以上子女的女性可以享受四年半的產假并獲得補貼;德國為了鼓勵生育,每個孩子每月可以從國家領取補貼直至18歲。[6]韓國的《地方稅法修正案》規定,養育3名及3名以上未滿18歲子女的家庭及養育者,在購買汽車時將享受減免使用稅及登記稅的優惠政策。日本每生一個孩子政府會一次性獎勵42萬日元“生育金”。法國、瑞典等國也有不同的生育鼓勵。

  當前陜西省為促進人口生育,有必要借鑒國外經驗,宣傳號召生育觀念從“只生一個好”轉變為“多生一個好”。同時出臺相應的地方性政策法規,建立二孩生育獎勵辦法,對生育二孩家庭給予榮譽和物質等多方面獎勵。例如對二孩生育家庭給予生育后的一次性獎勵,并對養育二孩至18歲成人階段每月發放適當補貼。對特定育齡人群給予減免稅收、生育保障等措施,以期激勵所有育齡人群提高生育意愿、增強生育信心、提高生育數量。

  參考文獻:

  [1]韋鈺,柯佑鵬.全面二孩政策下我國還會出現劉易斯拐點嗎? [J].農林經濟管理學報,2018(8).

  [2]陜西省2017年人口發展報告[R].陜西省統計局,2018.

  [3]于涓.女性視角下的夫妻間權利義務平衡[D].武漢:武漢大學,2012.

  [4]梁宏.從生育意愿到生育行為:“全面兩孩”政策背景下二孩生育決策的影響因素分析[J].南方人口,2018(2).

  [5]楊曉暢,蒲川.全面二孩政策下重慶市育齡婦女的生育意愿及其影響因素分析研究[J].調查研究,2018(5).

  [6]胡耀嶺.我國計劃生育家庭獎勵扶助標準及其測算研究[J].河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1).

《全面二孩政策下陜西城鎮居民生育意愿及其影響因素研究》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全面二孩政策下陜西城鎮居民生育意愿及其影響因素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kfmqyr.live/lunwen/xingzheng/chengshi/40728.html

'); })(); 水果机在线客服 广东快中彩开奖走势图 2013捕鱼达人千炮版 qq分分彩官网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苹果版本 彩票代购网 快乐飞艇开奖记录 现在电脑上什么游戏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下载软件 轻松赚钱的口号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急速赛车11 儿童户外赚钱 魔兽世界工程师赚钱 足球即时指数即时比分 深圳福彩中心 隐形赚钱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