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歷史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法國大革命中傳統的革除與再造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歷史論文發布時間:2019-06-25 11:12:12瀏覽:1

法國大革命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最徹底的一次資產階級革命。然而,由于它的徹底性,革命在進行過程中或多或少地將千余年來形成的傳統也一并革之。為此,也引發了不論是與法國大革命同時期的人還是后世的人們對傳統問題的思考——傳統對一個國家

   法國大革命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最徹底的一次資產階級革命。然而,由于它的徹底性,革命在進行過程中或多或少地將千余年來形成的傳統也一并革之。為此,也引發了不論是與法國大革命同時期的人還是后世的人們對傳統問題的思考——傳統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究竟有著怎樣的作用,革命對于傳統是否應該讓步?但是,一個后世公認的事實是,法國大革命不僅改變了法國,而且也影響了世界。法國大革命應當是舊傳統的革除和新傳統的再造的過程。

華僑華人歷史研究

  《華僑華人歷史研究》自創刊以來,本刊倡導文章的學術性、理論性、文獻性和參考性,注重研究的新領域、新課題、新視角和新方法,得到了學界同仁的廣泛肯定和大力支持。本刊是國內刊登華僑華人研究成果數量最多的刊物,1998年以來一直是《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的來源期刊。本刊堅持學術性,密切跟蹤學術前沿,注重學術創新。

  一、法國大革命前夕的法國社會——傳統和舊秩序的危機

  一七八九年前夕的法國社會還處在被人們稱之為“舊制度”的框架之中,所謂“舊制度”,即是從中世紀開始日漸形成的封建君主專制制度,“在舊的貴族政治的制度下,傳統把人分為三種地位或者等級:僧侶、貴族為兩個特權等級,全國絕大多數為第三等級。這種等級劃分構成法律差別的正式結構。它在理論上基于不同的社會作用,而實際上是承認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①。到十八世紀末期,這一舊制度雖然由于本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使其根基大受動搖,它雖行將末路而勢力猶然強大。然而,中世紀作為法國“優良”傳統的法國封建等級秩序,在資本主義大發展和工業革命開展的大背景下是顯得如此愚昧、落后、腐朽。十八世紀的法國社會也因此醞釀著一場深刻的社會危機及爾后的社會變革。這種危機在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已經顯現得相當明顯。

  首先是法國封建經濟基礎的危機。“這個社會在本質上是貴族性質的,它基于門第貴族和土地財富。但是,經濟演變使流動財富逐漸增加,資產階級實力逐漸增強,從而侵蝕著傳統的社會結構”。②十八世紀的法國固然仍是個以農業和手工業為主的國度,但是大規模的貿易的高潮和大工業的出現正改變著傳統的經濟。

  在十八世紀的法國,出現了各種類型的資本主義成分,如:食利的資產階級、資產階級中的自由職業者、由州工業和店主組成的小資產階級,工商業資產階級、金融資產階級和制造業資產階級等,并且都爭相發展和壯大著自身的實力。尤其是金融資產主義的發展,程度和水平都大大地超過了其他資本主義經濟,在法國的資本主義世界中居于主體地位,因此,在法國實力最雄厚的階級是金融資產階級。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一點點地改變著傳統的經濟,也是上層封建社會賴以維持其運行的經濟基礎逐漸走向瓦解。

  由于經濟基礎的逐漸散失導致了政府的財政困難,法國的統治者(第二、三等級)便加大力度地剝削和壓迫第三等級,特別是廣大的社會下層勞動人民,“人民的階層,尤其是農民承受著舊制度和封建殘余的全部重壓”③。這些重壓體現在封建政府對人民征收的各種稅收上,如軍役稅、人頭稅、念一稅、筑路徭役、附加稅、鹽稅、販運稅及包稅等等。財政困難是大革命諸直接原因中最主要的,導致這種困境主要是由于稅收制度弊病百出,征收方法混亂和納稅不平等。“18世紀末,舊制度古老的機器已顯得陳舊不堪了,君主政體在理論上強大無比而在實際上卻軟弱無能,這種矛盾顯而易見。由于龐雜,行政機構不能協調一致,陳舊的機構還保留著,新的機構又附加其上,盡管專制主義形成之后努力加強中央集權,但國家的統一為實現。稅收制度的弊端尤其使王權實力大為削弱。捐稅分配不均、征收不當,以致不見收益。稅收負擔全落在貧困者身上,更加使他們怨聲載道。在這種條件下,國王的專制主義變得有其名而無其實。官僚制度的惰性、政府人員的懶散、行政管理的龐雜以至混亂,使王朝在舊的社會秩序發生動搖和失去其擁護者的一貫支持時陷于四面楚歌的境地”④

  二、啟蒙運動——思想傳統的革新及其對傳統問題的思辨

  一個社會一個時代的傳統體現在這個社會這個時代的思想和精神層面上。18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之所以爆發和進行得如此轟轟烈烈致使它不敵抵擋地摧毀了一切舊制度和舊傳統,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17-18世紀的法國啟蒙運動。

  社會的基礎在改變,意識形態也在改變。資產階級的日益壯大和它為了進一步發展而要進行革命的奪取政權的要求,促使了資產階級哲學的產生。“大革命思想的源流應該從17世紀以來資產階級所創立的哲學中去尋找。18世紀的哲學家公開闡明了新秩序的原則。哲學運動與17世紀教會、國家的專橫和禁欲思背道而馳。它深刻影響了法國的思想界,喚醒并激發了批判精神,同時提供了新的觀念。無論是在科學、信仰和道德方面還是在政治與社會組織等各個領域,啟蒙思想都以理性原則取代了官方與傳統的原則”⑤。

  法國的啟蒙思想運動分成了不同的思想派別,代表各個不同的利益階層和利益集團,然而啟蒙思想在本質上是資產階級性質的思想和哲學,它將矛頭對準落后腐朽的福建制度,用新的科學、理性、民族自由等思想批判就的舊的愚昧、偏見、專職和權威,鞭笞一切束縛群眾精神的東西。啟蒙思想喚醒并號召其得三等級的人民,并未1789年三級會議的召開積蓄著一股革命的力量。

  然而,當革命遇到傳統的時候,對舊傳統的存留問題就會引起無盡的爭議。這一點可以從兩個生活在法國大革命前后的人的思想和觀點中給我們以啟示,他們一個是非常革命的法國思想家盧梭(1712.6.28——1778.7.2),另一個是非常傳統的英國思想家柏克(1729-1797)。

  在法國啟蒙思想家中最民主最平民的當盧梭莫屬。盧梭認為,“人生來就是自由的”⑥;“人與人之間本來都是平等的”⑦;他宣揚“天賦人權”思想和“社會契約論”,提出“人類本是同一上帝的女兒,由于這個圣神的、崇高的、真正的的宗教,人們也就認識到大家都是兄弟,而把他們結合在一起的社會是致死也不會解體的”⑧。盧梭批判當時的文明,為貧苦人申訴:“在城市里養活一百個可憐蟲的奢侈品使得十萬個窮人為之喪生”。他還對財產制度進行抨擊,認為財產私有是一切不平等的起源;他還發展了人民主權的理論,主張釋放卑賤者,把權力賦予整個人民,根據他的“社會契約”的思想,他為國家規定的職能是懲治對個人財產的濫用,以繼承和累進稅保持社會的平衡。盧梭這種社會和政治領域的平等論點在18世紀是獨步一時的,他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超出了資產階級本身而深入社會底層,號召下層廣大勞動群眾起來“造反”,將舊的傳統和秩序砸地粉碎。然而這正是柏克所不能接受的。

  柏克在他晚年的壓卷大作《法國革命論》一書中以充滿了激情而又酣暢淋漓的文筆,猛烈地攻擊了法國大革命的原則。“他甚至把法國大革命看成是人類罪惡的淵藪,是驕傲、野心、貪婪和陰謀詭計集大成的表現”⑨。但是柏克并不反對革命,例如他就贊成英國和美國的革命,因為“柏克認為英、美的革命史以維護和發揚傳統中美好的價值為目的的,而法國大革命則是以破壞傳統為目的的”⑩,換言之,“柏克之譴責法國大革命,其實質在很大程度上無非就是譴責法國并沒有按照英國的模式在進行。在柏克看來,英國的人民享有人身保護權、財產權、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這些英國最可寶貴的傳統也應該成為世界上一切民族所應尊重的寶貴傳統。但法國大革命卻徹底摧毀了這些寶貴的傳統”11。

  柏克理所當然地不會喜歡盧梭。柏克的基本思想傾向是要最求秩序和自由二者的結合,或者說,是與秩序結合的自由或是與自由結合的秩序。他反對盧梭空洞的“天賦人權”論,認為“指導政治的理論應該是以現實生活為依據,而不是以空想的或哲理的概念為依據”12,一場他認為人的權利是人賦的,是歷代人們智慧的結晶所賦予的,是由傳統形成的。柏克也不相信所謂的“理性”,他堅持傳統的德行,以為它才能最后解決一切,才是一切事物的最后依歸。

  柏克過分地推崇傳統,使他的思想帶有一種宗教虔誠的傾向,也使得他沒能夠充分認識到這樣一個帶根本性的問題,即革命或暴力的出現并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固然它表面上是如此,然而它卻是種種歷史趨勢相激蕩的結果所使然,當其達到了一個臨界值的時候,也就引爆了。雖然如此,柏克關于傳統的理論仍然給后人深刻的啟示,那就是人類必須充分正視和保護自己的傳統,因為傳統也是人類世世代代文明的結晶。

  三、大革命的結果——“自由、平等、博愛”新傳統的創造?

  1799年的霧月政變是法國大革命結束的一半標志“隨著霧月政變,一直沒能實現的最后的穩定最終來臨”13。大革命的結果固然是摧毀了落后的封建結構,宣告了經濟自由。為資本主義的發展掃清了道路,加速了它的進程,并在革命的基礎上建立起資本主義性質的國家機器。

  大革命摧毀了舊的傳統,并在革命中和革命后創造者一種新的傳統。所謂新傳統,無非就是指“自由、平等、博愛”,這是法國大革命的口號和旗幟。的確,這一旗幟在大革命過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了作用,它反映了第三等級反封建的愿望,對第三等級在精神上、思想上、理論上起了巨大的解法和號召作用,這一作用在下層貧苦民眾中間非常明顯,因為相對于資產階級,他們所受的剝削和壓迫更多也更重,口號和人民群眾將大革命一步步推向高潮。然而,“革命的實踐表明了這個口號的資產階級雙重性,即反封建主義的進步性和欺騙群眾的虛偽性”。這一點在1789年的《人權宣言》內容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法國大革命雖然徹底的成功了,并且它也的確創造了一種“自由、平等、博愛”的新傳統,遺憾的是這一傳統只限于資產階級本身,對于大革命過程中的主力軍及對大革命做出了重大貢獻的下層人民群眾,新成立的政府并沒有給予他們所期待和渴望的“天賦權力”和“自由、平等、博愛”新傳統的光照。無疑,“1789年資產階級提出權利平等的原則只是為了摧毀貴族的特權。對于人民,平等只是在法律面前和理論上的平等。不可能實現社會民主,政治民主也被拋棄。法律上的國民局限在納稅資產階級的狹隘范圍內”14。如此一來,對于廣大的下層人民群眾而言,大革命后留給他們最好的傳統莫過于他們在大革命過程中形成的一往無前的革命精神。

  四、結語

  人類社會的歷史是一個不斷發展進步的歷史,人類要發展、社會要進步,就必須經歷社會變革。然而,當人類走到社會變革前的那一步的時候,是不是應該考慮這樣一個問題,即人類的進步是不是一定要通過暴力的發方式?凡是在改良行得通的地方,是否應該考慮盡可能地優先采用和平方式而避免暴力的手段?作為人類,我們還應該懂得,“人類歷代智慧結晶的文化傳統是最值得我們珍重的。輕率地去拋棄傳統,只能是使自己安于愚昧;而要徹底地砸爛傳統,也許人類就只好退回到老祖宗的的原始社會里去了。傳統不能簡單地等同于政權;一個政權可以推翻,但是傳統卻一定要保存,并且保存好了才能繼續發揚廣大,這是人類進步的必要條件”15。傳統對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是何等的重要,它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文化的來源,也是一個民族之所以成為一個民族的根源和依歸。

  [注釋]

  ①[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第一章)[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②[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引論)[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③[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引論)[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④[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第二章.制度危機)[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⑤[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第一章)[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⑥盧梭.社會契約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1963.6.

  ⑦盧梭.論人類社會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M].北京:商務印書館,1962:63.

  ⑧盧梭.社會契約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1963:169.

  ⑨[英]柏克.法國革命論[M].何兆武,許振洲,彭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⑩[英]柏克.法國革命論[M].何兆武,許振洲,彭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11[英]柏克.法國革命論[M].何兆武,許振洲,彭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12[英]柏克.法國革命論[M].何兆武,許振洲,彭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13[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M].北京: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14[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M].北京:社科出版社,1982:481.

  15[英]柏克.法國革命論[M].何兆武,許振洲,彭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參考文獻]

  [1][英]柏克.法國革命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2][法]阿爾貝·索布爾.法國大革命史[M].北京:社科出版社,1982.

  [3]盧梭.社會契約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1963.

  [4]盧梭.論人類社會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M].北京:商務印書館,1962.

  [5]盧梭.社會契約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1963.

《法國大革命中傳統的革除與再造》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法國大革命中傳統的革除與再造

文章地址:http://www.kfmqyr.live/lunwen/yishu/lishi/39035.html

  • 課教專著
  • 1
  • 2
  • 3
'); })(); 水果机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