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歷史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從歷史地理角度看古代大同的戰略地位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歷史論文發布時間:2019-07-02 10:21:10瀏覽:1

 大同是我們山西省的第二大城市,處在山西省北部大同盆地的中心,被稱之為山西之屏障、北方之門戶,這個城市以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優勢,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本文中筆者結合自身多年從事歷史文化研究的經驗,根據大同從古至今的發展歷程,參照與大同相關的歷史典籍資料,以歷史地理的視角,從軍事、地理、政治文化三個維度來審視古代大同的戰略地位。

   大同是我們山西省的第二大城市,處在山西省北部大同盆地的中心,被稱之為山西之屏障、北方之門戶,這個城市以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優勢,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本文中筆者結合自身多年從事歷史文化研究的經驗,根據大同從古至今的發展歷程,參照與大同相關的歷史典籍資料,以歷史地理的視角,從軍事、地理、政治文化三個維度來審視古代大同的戰略地位。

人文論譚

  《人文論譚》堅持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為指導,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和“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方針,堅持實事求是、理論與實際相結合的嚴謹學風,傳播先進的科學文化知識,弘揚民族優秀科學文化,促進國際科學文化交流,探索防災科技教育、教學及管理諸方面的規律,活躍教學與科研的學術風氣,為教學與科研服務。

  大同被稱之為北方鎖鑰,古往今來,大同以其獨特的地理優勢和豐富的能源儲備,成了兵家眼中的寶地。早在我國歷史上的春秋時期,大同的主要居民為北狄人,隨著歷史的發展,國家民族之間相互征戰討伐,之后大同在戰國、秦、漢歷史時期被稱之為雁門郡。兩晉歷史時期,被稱之為雁門郡的大同北部大部分地區又被鮮卑民族所占據。之后的漫長歷史時期,隨著朝代的興衰更迭,大同幾經變化。接下來筆者就從軍事、地理、政治文化三個方面來對大同的戰略地位進行系統性的分析。

  一、軍事地位:邊關重地,用武之地

  在很長的一段歷史時期,我國北方的塞北草原地區活躍著大大小小的民族,他們在生息繁衍中創造出了瑰麗多彩的民族文化。這些優秀的少數民族主要有突厥、回紇、匈奴、鮮卑、女真、契丹、門股、烏桓、林胡等等民族。我國的歷史上民族間的相互討伐征戰時有發生,這些生殺討伐在居于晉冀蒙三省區交界處的大同也是時有發生,甚至有時候這些強悍的少數民族會直接危及中原封建王朝的統治。從整體上看,雖然大同地區的少數民族和中原封建王朝有時候也會和平共處,但這些和平并不是穩定的絕對和平狀態,而是充斥著試探性的侵略騷擾。

  正因如此,我國古代歷朝歷代的統治王朝都會不自覺地重視如何加固邊防,抵擋和監視外族侵略的問題。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古代所修筑的長城。長城的修筑本意主要是針對北方少數民族強大的鐵騎力量。鐵騎運行速度較快而且破壞力較大,往往令中原統治者們寢食難安。長城的設計者原本是想將長城當做一道屏障,有效地阻擋鐵騎部隊的行進,讓中原軍隊及時的發現少數民族的侵襲活動,并將這一消息迅速地傳遞給后方的中原部隊,方便他們迅速做出反應,來為抵御外族侵略做準備。

  然而實際上,長城的作用并沒有像上述筆者所描述的那樣強大,一旦少數民族的鐵騎部隊突破長城的一個點,那么后續的少數民族部隊就會順勢而發,橫掃千軍。后續的歷史發展軌跡也驗證了長城的這一事與愿違的軍事工事之弱點。為了充分利用長城的些許優勢,弱化長城的軍事缺陷,之后的不少軍事家開始重視長城內外周邊地區的軍事防御和部署,如此一來,大同所在位置的獨特軍事戰略地位就被發掘了出來。

  大同的軍事戰略地位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首先大同位于北部地區,這一地區恰好和強悍的少數民族所在地接壤。因此如果在這里部署軍事防御工事,就可以直接監視少數民族的動向,及時發現少數民族的軍事舉動。其次大同城市所在的區域為盆地中心,盆地中心位置地勢平坦,可以供中原王朝囤積大量的兵馬糧草,為抵御外族入侵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最后,大同城市的外部邊緣地勢險要,東邊是太行山、西部是黃河、北部有陰山,這樣的地理位置可以據險防守,是十分完美的戰略要塞。總而言之,大同的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它在漫長的歷史時期,備受中原王朝的重視和青睞。但也正是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在少數民族南下入侵中原的時候,大同成為首當其沖的城市,因此歷史上的大同也是飽受戰亂之苦。接下來筆者就結合大同地區相關的資料典籍的記載,來談談大同歷史上幾個重要的時期。

  先秦時期,被稱之為雁門和代郡的大同是趙國的邊塞要地。隨著歷史的推移,北方的匈奴民族實力逐漸增強,匈奴與中原統治王朝的爭奪較量也逐漸激烈。幾經朝代更迭,趙武靈王時期,匈奴勢力更為強勁,為了最大程度上抵御匈奴,趙武靈王在大同地區建筑長城,并在大同地區設立郡,這也是歷史上中原王朝統治者第一次在大同設立郡,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大同的戰略地位第一次得到了明確。對于這一歷史情節,相關的資料典籍都有很明確的記載。

  之后的相關歷史事件的發生,也從另一側面印證了大同所具有的無與倫比的戰略地位:趙武靈王之后,趙國的國運開始走向下坡路,與之相反,匈奴勢力迅速崛起,但在李牧鎮守大同的時期,創造了“殺熊木十萬余騎,破東胡、降林胡,單于奔走,十余歲不敢近趙邊”的神話。這些明確而詳細的歷史記載從側面展示了大同在當時歷史時期,于軍事防御方面所承擔起的重要職責。

  秦朝時期,大同的戰略地位再次被強化,秦國在大同地區設立兩個郡縣,來充實大同的實力,增強大同在抵御外族入侵中的軍事作用。漢代時期北方匈奴勢力強大,漢朝統治者一方面對匈奴等外族采取親和政策,一方面不放棄強化大同地區的防守。漢朝統治的百十年間,與匈奴等外族勢力的斗爭和較量從未停止,但在這些大大小小的征戰殺伐當中,大同邊塞要地的位置從未改變。這一點也說明,歷史上中原王朝的統治者對大同這一位置的戰略地位的認可和重視。

  隨著歷史的發展,時間的指針指向了隋唐時期。隋唐時期的大同以被的外族入侵勢力主要是北突厥民族。這一時期,隋唐的統治者迫于外族的入侵壓力,大同及其周邊地區的戰略地位更加重要起來。明朝的大同被稱之為大同府,是當時明朝的北方鎖鑰。明朝時期的外族入侵勢力主要是北元民族。為了防御北元入侵,明朝加緊了在大同及其以北附近地區軍事工事的修筑,借此來抵御北元民族和之后蒙古族勢力的入侵。

  永樂年間,明成祖正式遷都背景,這一時期外族勢力格局有所變動,各項管理制度也在調整,因此統治者急需創立新式的防御體系來確保京師的安全。由此大同的戰略地位再次被重視。之后的漫長歷史時期,大同地區的軍事工事建設越來越完備,大同聯合其他周邊地區為中原王朝的長治久安鑄起了一道堅固的柵欄。縱觀歷史發展,王朝的興亡更迭,在外族入侵和中原統治者維持自身統治的爭斗中,大同的戰略地位始終沒有大的變動。歷史的積淀,在大同地區留下了城池、邊塞設防、重兵把守等記錄。這些行為和舉措都是大同地區特殊的軍事戰略地位的具體表現。

  二、地理位置:邊貿中心,交通要塞

  上述文章筆者分析了大同地區在歷史各個發展時期中所承擔起的戰略軍事職責,揭示了大同地區突出的歷史戰略地位。其實除了邊關重地的標簽之外,大同地區還有著十分重要的經濟戰略地位及價值。從春秋歷史時期以來,由于大同是中原地區與西北游牧民族的交接地帶,因此大同也一直處于農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融合點,成為中原與外族物質貿易、交流互通的重要地區之一。歷史的大同并不是每時每刻都屬于戰爭的緊張防御狀態,在戰爭之外,中原和少數民族和平相處的時期,大同更多地扮演了邊貿中心、交通要塞的重要角色。中原地區的商人和外族在這里進行友好往來、互通有無。因此大同地區的這一經濟地位和價值為推動民族融合,加快民族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歷史上大同地區的經濟戰略地位及價值凸顯最為明顯的幾大時期分別是秦朝、漢代、北魏、隋唐、遼宋夏金、元朝、明朝、清朝。這些重要的幾大歷史時期,大同因其經濟地位,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對于這些具有代表性的歷史時期大同的發展,歷史書籍資料上都有明確而詳細的記載,由于篇幅有限,筆者在這里就不再做過多贅述,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參閱相關的資料典籍來進行更詳細的了解。

  三、政治地位:一代京華,兩朝陪都

  大同的政治地位也不容小覷,這座城市曾經是兩朝的陪都。公元四世紀初始,塞外游牧民族鮮卑族中的拓跋部強大起來,公元398年,拓跋部的首領將首都遷到大同(當時被稱之為平城),并將國號改為魏(就是我們常說的北魏)。這就是大同歷史上第一次被作為都城。北魏在大同的建都充分印證了該地區的政治文化地位。歷史風云變幻莫測,之后的北魏出現了南北分裂的局面,但是在南北分裂的動蕩歷史時期,大同的發展不但沒有受到影響和破壞,反倒進入了全面開發和建設的全新歷史時期。具體的建設和開發,相關的歷史典籍資料中都有詳細的記錄,表現為北魏在原本漢朝平城(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大同)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規模,成為包含宮室、宗廟、社稷等重要職能結構的重要城市。這種規模和城市形態,在當時發展相對落后的封建時期,足以被稱之為國際性的大都市。這一時期的大同的城市人口還創造了超越100萬的歷史新記錄。

  也正是得益于大同的經濟條件和軍事條件,北魏最終在太武帝太延五年,也就是公元439年最終統一了北方地區。雖然之后的公元493年,北魏統治者孝文帝遷都到了洛陽,但是大同的政治文化地位始終沒有改變,大同仍然繼續發揮著它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作用。同時,北魏的統治者在遷都洛陽之前,就考慮到北部外族柔然的威脅,為了確保大同地區的長治久安,北魏統治階級特地在大同以北的周邊地區修筑了長城,設立六鎮,這一舉措成為了大同地區發展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即大同的戰略地位發生了徹底的轉變。其實歸根結底,造成大同城市地位轉變的最終決定因素是鮮卑拓跋部在大同的建都。

  公元936年,由于后晉的政治失利,石敬瑭將燕云十六州割讓給了遼,因此大同地區先后成為遼代和金代的西京,公元986年,北宋收復十六州的計劃失敗之后,大同作為遼西京的地位逐漸穩定下來,之后的遼金對大同進行了全面的修整再建,大同重獲新生。其實大體來說,這一時期的大同(西京)不僅是北方較為重要的政治、經濟重心還是重要的戰略要塞。

  四、結束語

  綜上所述,大同這一地區以其獨一無二的區域位置,在我國漫長的歷史時期曾經發揮了強大的軍事、政治文化和經濟價值,為推動歷史發展和民族的交流融合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筆者借著這篇關于“從歷史地理角度看古代大同的戰略地位”的文章,拋磚引玉,期待喚起廣大業界同行對于大同這一地區更深層次的認知。

  參考文獻:

  [1]雍際春.河西四郡及其戰略地位論要[J].甘肅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5(05):1-5.

  [2]張子宇.淺談明代九邊及其地理形勢[J].才智,2015 (19):298-299.

  [3]康玉慶.北魏建都平城芻議[J].太原大學學報,2010 (04):72-75.

  [4]朱江琳,楊光華.從歷史地理角度看古代大同的戰略地位[J].山西大同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05):30-34.

《從歷史地理角度看古代大同的戰略地位》
  • 課教專著
  • 1
  • 2
  • 3
'); })(); 水果机在线客服